汕头大学  
上一期    下一期

田野里飞出“风筝王”

——非遗传承人陈旺松的故事
   期次:第481期   作者:17新闻连雅佳

  “世界最长风筝纪录保持者”“载人风筝首飞者”“广东省风筝协会理事”“市级非遗传承人”“澄海风筝节主办者”,这诸多头衔,为陈旺松赢得了“风筝王”的称号,在业内夺得了一席之地。

    陈旺松出生于1966年,系汕头澄海龙田人。

    人生前二十余载,他助母务农,与土地打交道,靠地而活;此后三十余载,他逐风筝梦,与天空打交道,靠天而活。


“做好风筝可以换米”


    “为了谋生”,是陈旺松与风筝结缘的原因。

     自陈旺松出生起,父亲陈永昌便在贵州工作,过年才回家。他与三个弟弟跟着母亲周清然在澄海以务农为生。虽远在泰国的亲戚偶有接济,1978年改革开放,包产到户的形式也让家里的情况“开始好一点”,但一家子的生活仍旧不易。找到“可持续发展”“属于自己”的事业,成了陈旺松高中毕业后的首要任务。

    1988年,逛书店的陈旺松偶然瞥见一本书籍,封面上“风筝”二字让他一激灵。澄海几乎无人从事风筝生意,传统风筝的制作材料也不外乎竹条与纸张。而那时,借改革开放的东风,澄海玩具产业得以起步和发展。

    “风筝也是一种玩具!”行业竞争小,成本要求低,前景也好,他越想越兴奋,买下那本书,开启了他的风筝梦。

    要生活,陈旺松得一边打工、帮母亲务农,一边学习风筝制作与放飞。啃书籍半年,学劈竹数月,无师教学,受伤成了家常便饭,“最严重时手上得贴5块止血胶布”。至今,他手上的各种划痕仍依稀可见。

    “二十几岁,不忙着干活,整天放风筝”,初学风筝制作与放飞时,村里曾有人背后说陈旺松不务正业,他却不予辩解,“那时候想着一定要把风筝做好,当它成为一种商品的时候,我们就可以换米”。


逐风筝梦一波三折


    1992年,陈旺松迎来了他的第一个孩子,为缓解家庭压力,他开了间厂房,开始稳定做起玩具来料加工生意。同年,他还干起了副业:在当地的风筝放飞期——8、9月卖风筝。

    他夜以继日地工作,“我大概三年卖掉半条命”。几年后,陈旺松风筝生意渐兴,玩具加工的生意也逐步做大。正当他觉得一切向好时,意外来了。

    1997年,亚洲金融危机爆发。一些批量生产风筝的外地企业低价售出风筝,当地人看到商机,从义乌将那些风筝运至澄海中心市场售卖。一只风筝只卖1.5元,这对手工制作风筝的陈旺松来说,是致命的打击,“一块五,成本都不止”。

    这次失利使他深感:“看来是需要做品牌了”。他决定沉下心来,利用空余时间研究风筝,为自身打造别人无法轻易超越的优势。

    2002年,陈旺松成功放飞了308米的龙头蜈蚣风筝。

    现场有人见放飞了这么长的风筝,直呼“我们去申报纪录”!一旁一位记者听了,上网一搜,发现当时世界最长风筝的吉尼斯纪录为 1990年法国人麦克创造的1034.5米,与308米差距还远。陈旺松听罢,心想“明年再刷世界纪录”。

    2003年,在澄海公证处与汕头电视台的见证下,陈旺松放飞了由18只“雄鹰”风筝组成,比原世界最长风筝长了50多米的1089.43米长串式风筝“群英会”。

    已经打破一次世界纪录的陈旺松并没有停止突破自我极限。在接下来的13年里,他先后两次再刷吉尼斯世界纪录。

    2008年,他成功放飞4016米串联式风筝。2016年,他成功放飞了共串联146只风筝的7250米串联式风筝。 

    其实,在2016年,陈旺松的放飞目标是10188.5米。为了实现这个目标,他搜索了澄海区域内适合放飞10000米长风筝的路段,最终选择了横跨隆都、溪南、莲下、莲上四镇的六合围海堤。

    上万米的风筝一经放飞,拉力不容小觑,除了预计80至100人的人力支持,陈旺松还决定利用货车辅助风筝放飞,“用人力是搞不过来的”。同时,他委托朋友购置了较之普通用线拉力更强的渔网线。

    放飞现场,他将周长2.485米,绕线长达10188.5米的自制线络置于货车上,车子一边开动,他们一边将风筝串联放飞。

    为了减少风筝整体拉力,陈旺松采用每250米串联一只大鹰软翅风筝,中间再串联4只无骨风筝的单线串联法,其中,大鹰软翅风筝为纸制风筝,翼展2米,而无骨风筝为塑料制品。

    路段涉及多样建筑,放飞过程遇上无法通行的桥闸,陈旺松等人便使用无人机牵拉主线至对岸继续串联。活动引来许多人的围观、拍照,很多围观者还自发加入了放飞队伍。

    当日下午16:47分,天色已暗,阵风6-7级,远超最佳放飞风力2-3级,放飞不得不止步于7250米。尽管如此,该纪录至今仍为世界最长风筝纪录,无人能破。

    不愿当昨日英雄,陈旺松现在还在继续探索如微型风筝等其他种类的风筝。“所有的风筝种类都去做,都必须自己去做,自己去试,每一种都去玩”,在自己的领域里做到极致,再随着时代不断进步,是他对工匠精神的理解。


不只爱风筝


    作得了国画,写得了书法;奏得起民乐,搞得了文学;接得了对联,种得了睡莲。了解陈旺松的人,总免不了惊奇于他“风筝王”头衔下,隐藏的各种才艺。这些年轻时为谋生而学的才艺,如今,早已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。

    “所有的艺术都是相通的”,在他看来,音乐、书法、绘画等艺术都是有联系,可相通的。

    而他对所学技艺的融会贯通,使得他不但能在风筝制作上持续创新,也能在近几年玩转传统花灯制作。

    熟悉陈旺松的人还知道:陈旺松爱学生。

    2013年,北京大学学生会准备筹备校内风筝节,在网上了解到陈旺松的故事后,他们联系他,请求协助。虽因故无法亲临现场,但他自费为学生准备了颜料与风筝纪念品等价值8千元左右的物资,邮寄北京。 

    当学生提及冠名活动时,他拒绝了,“冠名了就不是公益,是广告了”。在他看来,学生是接下来10年,20年的社会主力,他不想让学生在校时便对社会人士失望。

    名气渐起的陈旺松,不断地接收到来自全国中小学、高校的活动邀请。2017年,他还受聘成为汕头大学知行书院的导师。

    如今的陈旺松,学生不计其数,但他却一直秉承着“不让学生失望的理念”,即使在课堂外,有学生向他寻求帮助,他也总是无条件地支持,他觉得这是一种社会责任,“社会人应该给学生力所能及的支持”。

    他在田地里长大,为谋生而与风筝结缘,逐梦天空。如今,又带着更多人仰望天空。





汕头大学 版权所有 

北京华文科教科技有限公司仅提供技术支持,图文与本公司无关

京ICP备12019430号-7

本期已有31439次访问,全刊已有1288974次访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