汕头大学  
汕头大学: 《汕头大学报》 上一期    下一期
榜样力量

马洪雨:青蟹的钳子“夹住”我了

   期次:第460期   





  汕头大学理学院海洋生物研究所教授,国家万人计划青年拔尖人才,广东省“扬帆计划”引进紧缺拔尖人才。荣获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“中青年拔尖人才”荣誉称号,荣获上海市优秀发明创新成果银奖“拟(青蟹种质创新技术研究与应用”(第一完成人),荣获中国产学研合作创新奖,荣获科学中国人(2018)年度人物奖,荣获广东水产学会第二届青年科技论坛论文一等奖,荣获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科技进步二等奖“拟(青蟹遗传资源深度挖掘及辅助育种技术的建立与应用”(第一完成人),荣获上海海洋科学技术奖二等奖“拟(青蟹种质资源发掘及改良技术的建立与应用”(第一完成人)等。
  谈起青蟹,马洪雨滔滔不绝。但他讲的可不是青蟹怎么个好吃法,而是各种不为人知的青蟹冷知识。
  马洪雨把左手五指并拢,比作青蟹,右手指着各个部位,“这里是蟹头的话,那手心这里就是蟹的腹部,‘怀孕’的母蟹可是有一百多万个卵藏在这里……”此刻,这位青蟹“宣传委员”还在思考要不要借工作之便,给青蟹录视频,让大家都可以对青蟹了解更多。
  
痴迷青蟹 从研究到教学
马洪雨的老家在山东烟台,生于海边,长于海边,他从小就对大海有着特殊的情感,夏日跑到海滩上玩沙子,热气上来了就跳进海里游会儿泳。高考后,他选择了水产养殖学专业,学习海、淡水生物养殖与育种。
  博士毕业后,他进入上海的一家国家级研究所开始研究青蟹。尽管青蟹不是马洪雨的主动选择,但从此,青蟹的钳子便已紧紧地“夹住”马洪雨。
  在研究中,马洪雨认识到青蟹不仅仅是饭桌上的一道菜肴,更是事关渔民家庭收益、国家经济发展的海洋生物。青蟹的市场价格很高,基本一斤60块钱左右,有时甚至能够达到100到200块钱。据马洪雨介绍,青蟹是高端海水养殖品种,在我国海洋经济中占有重要地位,是众多渔民发家致富的重要抓手。
  马洪雨从事的是海水养殖品种品质改良研究,通过人工选育培育新品种,提高青蟹品质和产量,增加老百姓的收入。在上海工作7年后,马洪雨思考如何才能将最新的研究成果让更多人知道呢?他想到了教书。
  来汕大是他的慎重选择。“研究一个物种最好就是生活在这个物种生存的空间里。”马洪雨说。青蟹主要分布在热带和亚热带等常年水温较高的环境,广东省的青蟹养殖量占比接近全国的三分之一,是中国非常重要的青蟹养殖基地,汕头市在省内的青蟹养殖量占比也很大。
  “以前主要是做科研,去参与学术交流,现在能把知识活化、传递下去,特别好。”马洪雨说。
  这些年,马洪雨加强了产学研合作研究,将科学研究成果顺利地转化为生产力。
  产学研的结合能够真正促进水产养殖产业结构升级和优化,帮助渔民增加经济收入,马洪雨感觉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。今年1月份,他获得了“2018年中国产学研合作创新奖”,这也是对他多年研究成果的认可。上个学期除了开展日常工作,很多个周末他都会到外地与企业谈合作。连轴转的马洪雨说:“科研可以实现我的人生价值,通过发现自然规律从而促进社会进步,可以说我在责任感中享受科研。”
规划每一步 也要顺从自然
马洪雨是一个善于规划的人,对于人生,他似乎计划好了要走的每一步。“规划是走向成功的必然要素。”他曾这样说。马洪雨用“开窍”来形容思想的转变。
  硕士毕业后,面临工作与进修的选择,他开始认真思考未来,为自己制定了详尽的计划。博士阶段,马洪雨便尝到了规划的“甜头”,许多预设目标都顺利完成,有些甚至是超额完成。至此,他的科研事业便被放进了各种近期、远期的规划里。
  “好像因为这样,从博士到现在,我的人生几乎没有什么遗憾。”马洪雨思考了会儿,笑着说。随后,又乐着补充一句“有时候又觉得没有遗憾也不好,人生嘛,其实有没有遗憾还是和你想要什么有关。”或许正是这一步步的规划与完成,马洪雨从不去想象“如果”的状态,“我走上科研这条道路,是必然的,只能勇往直前”。
  马洪雨认为实现人生目标,除了努力之外,还需要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综合优势,需要多方面争取,做好周全的计划。但同时他也强调,很多东西并不是规划就可以做到的。“也需要学会顺从自然,尤其是在生活中。”他说。
  在马洪雨看来,生活是生活,工作就是工作,两者不要混在一起。有时,他还会和同学们开玩笑,“你们千万别把实验室当成家,因为家应该是温暖的、随性的。”马洪雨认为培养学生的职业性很重要,在工作中就要有工作的状态,勤奋忘我,但生活中就可以随性一些。
耐住寂寞也要互相鼓励
“做科研要耐得住寂寞。”马洪雨仍然记得读研时院长的这句话。科研工作者面对的是浩瀚大海,一望无际的大海与天空下,人类总是如此渺小。许多科研人员可能默默努力地做了很多年,都不会取得很有显示度的成果,这就需要他们拥有坚定信念与良好心态。
  苗种是制约青蟹产业发展的一个重要瓶颈。为了建立人工育苗技术,去年,马洪雨和团队开展了池塘育苗,即在露天池塘里做苗种培育。在出苗的前几天,突然的一场暴雨让水环境受到了破坏,一池苗全都没了。培育这批苗要20多天,加上前期工作,差不多30多天的辛劳功亏一篑,这对团队的打击很大。但马洪雨坚定地说:“我们都经历过挫折,技术上的挫折也经历不少,但这终归不是多么大的事情,不行就再来一遍。”
  马洪雨认为,一个良好的科研环境,需要硬件和软件都齐备。硬件是精密的设备、良好的实验室等,软件则是学科的文化与凝聚力。“一种看不见摸不着但大家都认可的精神。”马洪雨说。做科研往往需要课题组成员的共同努力,哪个步骤错了都会受到影响。在科研的道路上同行的大家彼此都十分理解,相处融洽,在许多困局中相互鼓励。“今天你有不顺,明天我有不顺,就互相交流,互相鼓励,聊聊天也就解压了。”马洪雨说。
  早上八点,马洪雨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中午一点,到食堂吃顿饭,之后他又立马回到办公室继续工作,直到下午六点钟。“这是一种比较单调的生活方式,但我觉得也蛮好,因为通过工作能够取得一定的成绩,还能看到学生在成长。”马洪雨说。
文字:17新闻 王淑菲 梁靖雯

汕头大学 版权所有 

北京华文科教科技有限公司仅提供技术支持,图文与本公司无关

京ICP备12019430号-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