汕头大学  
汕头大学: 《汕头大学报》 上一期    下一期
诚信教育

寻找丹丹

   期次:第460期   




  2019年8月5日夜晚,我坐在去西安的火车上,要去西安旅游,可还没联系到旅行社,便打开“马蜂窝”APP。一条短文引起我的关注,有人夸奖一个叫丹丹的导游如何如何好,上面还有丹丹的手机号,我便试着和她联系,没想到她立刻回复了我并主动加我微信。我们就这样通过微信对游览景点、住宿、价位、时间安排等问题反复磋商。待一切谈妥后,已是8月6日早晨,快要到达西安了。丹丹要我先付400元定金。我多疑起来:应该签订合同时一次性交钱呀。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地问她:你收到钱会不会玩失踪呢?丹丹发给我一个愤怒的头像并回复:“我如果是那样的人,昨天就会问你要钱了。”我觉得可能错怪了她,便给她发去定金,但发去后心里又不踏实起来,心想万一真的联系不上她了,那就自认倒霉吧。在这杀熟已经司空见惯的当下,尚未谋面,就发给一个陌生人这么多钱,这种担心并非多余。我还想看西安的大型演出《长恨歌》,而自己在此又人地两疏,只好又托丹丹代买。她发给我《长恨歌》的购票时间与座位信息,我按照她的吩咐又发给她800元购票钱。她随后说《长恨歌》票已经订了,但要到演出那天即8月9号才会有短信通知。可当天夜里我就得离开西安,时间来不及,只有退票,就请她把退票的钱发给我。次日,她要我把微信收款二维码发给她,并答应下午财务人员上班后就给我转钱。我把二维码发给她后,她又说财务有些问题没弄清楚,要扣手续费。到了8月8日深夜11点,我还不知道次日旅游上车的时间、地点,特别是两天了还没收到退票的钱,这是什么旅游社?我只好求助于丹丹,丹丹回说有关人员还没下班,当然还没有通知游客。8月9日早上,丹丹又来短信说她不能直接把钱转给我,否则视为贪污,还说我回家后还会给我转的。这句话又让我犯疑起来:难道财务转个账三天还不够?她该不会等我回家后不理我了吧?为了能够拿回800元购票钱,我狡猾地和她“周旋”起来,说西安我还会再来的,等等。但我又反过来想,我一而再再而三地怀疑人家,是不是太小家子气了?便又说些感谢的话。接下来,丹丹郑重地回复我:
  “这些都是应该的,给您买《长恨歌》都是托公司代买的,因为我们办公手机不能私自转账,必须二维码发给财务出入账目,所以也给您添了不少麻烦。”这时,我心里涌起一道热流:被无偿帮助的感激、无以为报的内疚、因误解而心生的惭愧一齐袭来。三天后,我收到这家公司转来的退票钱。我过意不去,便询问她的地址,想给她寄个小礼品,她答复道:“谢谢哥,心意丹丹领了。这次旺季太忙了,照顾不周。”
  这就是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孩的所作所为!
  她发给我的短信有上百条之多,加上她帮我通过其公司财务订票,与公司财务人员一次次交涉,深夜帮我打听次日旅游上车的时间地点,该用去她多少时间?她是导游,每天这么忙,我又不在她的团队里,她完全可以不理我,委婉地打发我,让我自己联系订票等等。她的言辞这么朴实,态度这么恳切,就像亲朋好友一样尽心尽力。她图的是什么?联想到之前我对她的猜疑、揣度,我倍感羞愧。平时自己老说有些人的素质多么差、有些饱读诗书的人更坏,可自己又做得怎样?
  西安不愧是我国的古都,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可能没有哪一个城市像它这么多。但我感到最大的收获还是认识了一个至今尚未谋面的女孩丹丹。在西安的日子里,虽然这家旅行社有些地方让我不甚满意,可因为有了丹丹,我还是对它充满好感。我很想知道,在西安,在陕西,在全国,像丹丹这样的好人该有多少?这自然不可能有精确的统计数字。但由于有了丹丹,我对我们的下一代充满希望。我想有朝一日去寻找丹丹,看看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,但我又想,把她装在我的心里不是比亲眼见到她内心更充实、也更能激发我对美的想象力吗?
  2019年10月17日
文/燕世超教授

汕头大学 版权所有 

北京华文科教科技有限公司仅提供技术支持,图文与本公司无关

京ICP备12019430号-7